【清安】一切安好

umm...好久没写了文风都有点弯了、

【我其实就是想安利你们买春景】

【一起来沉迷春景啊春景超少女的√】

推荐BGM:初恋の绘本-96猫

--------------

  见到光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貌似已经不记得了。

  大和守安定只记得位于黑暗中的自己突然看到那世界突然投进一道光,在那之后视线瞬间就突然明亮了起来。

  似乎是一双手把他从无尽的而又寒冷的黑暗中拉到了不知多久他没见过的光所物与随意飞舞的樱花花瓣共缠交杂的不大不小的锻刀室内。

  自己被赐予的肉身感受到了身为武器时从未感受到的室温,所听到的院里的鸟儿的吟声歌唱与池子的水声,所嗅到的似乎正值春天的庭院内传来的樱花气息与阳光投射的味道。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曾经身为斩杀的武器时从未感受到的。

  他听见审神者的轻笑与对近侍的打趣,审神者对着近侍笑道,你看,果然是大和守安定吧。欢迎你的到来。

  大和守安定点点头算是回应了近侍的问好,审神者又笑着说,如果让他看到现在的场景他肯定会又惊又喜,可惜他去远征了,这张和他几分相似的脸与这身相识的新选组羽织倒也是个小小的回忆吧。

  请问......我是...?还有“他”是谁......?大和守安定刚问出这句话后者便觉得有些后悔,自己是睡糊涂了,居然突然问这种不明不白让人难以捉摸的问题。

  审神者让大和守安定跟着去自己的房间,又让近侍回去休息,亲切的态度让大和守安定感觉并不是位于自己的时代。

  你是大和守安定,审神者扯了扯自己的袖子笑着说。

  是的......我知道......大和守安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袖子,袖口的白色富士山纹路与浅葱色的羽织早已使他想起几百年前的重要记忆,即便他也从来也没有忘过那段永恒的记忆。

  感觉怎么样?审神者问,有了身体会不会不太习惯?

  已经习惯了,谢谢,那么......请问您口中讲的他是谁?

  你自然就会知道的,而且一定会认出他来的,你们对于对方而言都是特别重要的人。

  大和守安定听着审神者的话同时微微抿了一口茶,茶叶漂于水面,就像秘密带着真相浮出水面,并向四处飘洒着名为谜底的茶香。

  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了哦,抱歉了,安定君。应该改名叫主公的人站了起来,因为你一定能够明白一切一切的,一定的。

  而且他今晚就会回来了哦,因为任务有些多所以现在也并没有多少人在本丸,不过你可以随便逛逛的,我还有事就先走啦。

  “他”究竟是谁呢?大和守安定抱着疑问,踩着属于那个时代的木屐四处在本丸逛了起来,清脆的脚步声与浅葱色的衣角给春天的本丸又多添加了多多少少的生机的气息。

  你好,你是大和守安定吧?我是烛台切光忠,我是负责本丸的料理,早就听说你了,可还是第一次见你呢。烛台切光忠先生温和的向大和守安定打着招呼,手里正在制作充满春天气息三色丸子。

  你...你好,烛台切先生,你在做什么?......是三色丸子吗?大和守安定好奇的凑过去看,几串已经做好的三色丸子已经摆在旁边,烛台切光忠手里正捏着另一串。

  因为是春天,大家都很喜欢吃三色丸子,刚好远征部队今晚要回来,所以我打算弄多几串,而且“那位”也很喜欢吃三色丸子呢。

  “那位”?

  主公大人可不让我在今天对着你说那位的名字。烛台切光忠笑笑,灵巧的手又弄好了一串丸子。当然是仅限今天。

  大和守安定向烛台切光忠先生道别,江户的木屐声又伴随着庭院里的樱花花瓣漫于庭院。

  这真的是光吗......大和守安定看着庭院里的阳光,陷入沉思。为什么......没有给于人希望与热情呢。

  那双将我从无尽的黑暗中拉出来的手,是谁的呢。

  不,不是主公的。

  那么,是谁呢??

  大和守安定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跳下走廊,踏着充满春天气息的院子的土地,本丸的樱花树开的正好,与晴朗的蓝天交合起来显得更艳。

  大和守安定抬头有些呆滞的看着樱花,漫长岁月里他似乎也见过不少的樱花树,于脑海里刻下深刻的记忆,看见本丸的樱花时,大和守安定或许是从脑海里掘出了一段段的记忆,亦或者是一个个的身影。

  还有谁呢,大和守安定想着。还有谁没有想到呢。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遗忘了什么,但有一种莫名的空荡感。

  一种,早已变了的感觉。

  没有变哦。一个声音说道。

  对面一个的房间突然引起了大和守安定的注意,似乎那个声音就在里面。

  他走上走廊,将那个房间的门拉开,一种熟悉的气息让大和守安定感到莫名的安适。

  房间的主人应该是很爱干净,因为房间里没有一丝灰尘,而且东西也很整齐。大和守安定四处打量着房间,似乎是想从中找到那人于自己记忆中存在的痕迹。

  房间的主人应该是......

  是谁呢。大和守安定将思想猛地断开。

  我是不是已经遗忘了他呢。

  如果不是,那么“他”是谁呢。

  主公口中的,烛台切先生所说的,又是否是“他”呢。

  远处突然传来了欢迎回来之类的话语,低语之后大和守安定又听见了高跟鞋在地上踏击的声音,那与木屐的声音是截然相反的。

  大和守安定突然感受到身后已拉上的门又被粗暴的拉开,甚至是带上了小阵的风。

  他转过头,身后的那人发型有些凌乱,衣服也沾上了厚重的灰尘,一点也不像房间主人应有的现象。大和守安定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是他的嗓子哑了,两个人的表情都呆滞在了脸上。

  大和守安定努力的发声,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那人以后,他便感觉脑海里的记忆已经填满了。

  “你...你是......”那人的脸上依旧是无法褪去的惊讶,他开始想让自己的所见所听所闻在那一刻全变成现实,但大和守安定却哑着嗓子先开口了。

  “是......清光吗?”

  空气都安静了下来,加州清光呆了几秒,就急忙扑过去抱住大和守安定,打破了寂静。

  “是......是的哦。”

  加州清光不知道现在他该说什么,只能说着最普通的回答。最普通的话语。

  “我...我一直都在等你哦......”

  “安定...”

  大和守安定紧紧的拽着加州清光的洋服,将头埋在加州清光的肩上。

  “......太好了。”

  原来你一直都在啊。

  大和守安定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主公不会说任何多余的话。

  因为他们一定能够相认的。

  因为他们不是施舍,也不是敌对。

  只因为他们,相互支撑着,一路走来。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想着。

  把我从孤独与寒冷的武器里拉出来的不是主公,

  是你吧?

  一定是你吧。

  又是一个春天呢。

  一切安好。

评论(3)
热度(48)
 
 
 
 
 
 
 
 
 
© Spic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