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魔女的尘土

丢人现场注意

自我意识流注意

  海鸟抖擞开了洁白的翅膀,阳光将它的羽翼映的生辉。它将鹿蹄收了起来,就像是无拘无束的航船一般在天空盘旋、翱翔。在它波澜不惊的眼中,凡世的尘土似乎无轻无重,附在了名为人生的天平上。一端是它的羽毛,——另一端是什么?

  它才不会去想,所以自由自在,这似乎是他这么想的。

  出航的时候他问我,海鸟是什么样子的。

  很自由,很美,就像是船的帆一样生机勃勃。

  他反驳了我,帆一辈子都系在了船杆,没了杆与风就是一块破布,哪里自由自在。海鸟不知艰险,哪里美丽,明明就是冥顽不灵。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的神情很微妙,紫水晶一般的眼睛里似乎这次又是一轮徒劳无获,他已经得到了自由,所以他也无法无天。也是一种扭曲的自由了,那是为什么?他是与羊角人做了交易、将灵魂搭上了秤盘,还是过度的自由、让他忧心忡忡。

  魔女的审判不论横竖,她都是恶;不论怎样,她都惨死在了火烛之下、化成了漆黑的尘土;这使他们坚信了魔女之心、恶魔之手、神明之眼的存在,他们将无数恶推上了断头台、推进了柴火之中;高喊着烧死魔女,扼杀魔鬼、将其主之世界横扫之清净。

  那么你,与恶魔交易了的你呢?你是如何认为身处荆棘牢笼的这个交易?

  早晚也会与这荆棘牢笼缠绕,被荆棘刺扎入喉咙与血管,被固定在那圣人之逆转的位置。教士用力揉抓着手中的教书,似乎是要将它吞吃入肚,让它与胃液一并融化——可惜没有。我不后悔,他是这么说的。并将那本教书烧成了灰烬,那位教士的眼睛里晃荡着狂风暴雨,看着化为黑色灰烬的教书疯癫的笑着。

  可喜可贺,他拍着手,对面是被人潮拥挤、但眼神似乎没有丝毫动荡的恶之女,她眼神充血、而又绝望。似乎真的是在盯着教士们所怒斥的、她的恶魔——你后悔吗?她问道。

  他只是笑。

  起航了,由人骨搭起的航船弱不禁风,动荡不平、海水渗透了甲板——这是当然的了,由骨头搭起的船怎么可能航行、不,它还是在航行着,就像是无所归处的亡灵之船一般,晃荡不平,雾中的船员骨架结实,酒鬼喝着廉价货、一看就极差品质的伤身饮品沾上了肋骨,洒在了骨盆上,在甲板流淌的就像是暗红的血液一般。水手拍打着另一个的头,骷髅的颅骨转了转就滚到了地上,他只好在地上摸来摸去,将那个不结实的骨头安了回去,骂骂咧咧的去干他的工作去了。

  亡灵的船早已归属尘土——及碰即散;亡灵之性命早已落入汪洋——无从无去。

  你的筹码是什么?恶魔不会喜欢无意义的交易的、与恶魔要求馈赠,那可是白痴的行为。

  我没有任何筹码。

  教士示意将尘土播撒于缎巾上,完成这次的宴会——我摇了摇头,来到崖边将它们撒于大海之中、无机的盐分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归为尘土。

  远处的一只海鸟将它的爪子收了起来,开始无头无脑的飞翔——下一秒便被渔船上的渔夫一叉毙命,砰的一声砸在了船板,流下了黯色的血迹。

  浪潮打出了阵阵泡沫、激起了海盐的味道,洁白的泡沫层层叠叠——给予了他归处的花束。

评论(4)
热度(16)
 
 
 
 
 
 
 
 
 
© Spic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