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餐桌记事

改改x

——————

  餐桌的另一边传来了那些银餐具碰撞的声音。

  而好巧不巧,奈布.萨贝达作为一个雇佣兵,就正好对这些毫无意义的噪音警觉的要死。

  当他找回了双手的控制感时,之前明明因为精神紧绷而毫无感觉到的无力却已经开始渐渐消退。微微的麻痹感便从手指直涌而上,然后占据了整个手掌,最后甚至蔓延到了肩膀。

  他握在左手的餐刀已经被他翻转了方向,而他的手臂已经微微抬起。

  尽管他的双手染指过无数鲜血乃至硝烟,看上去似乎羸弱无力。仿佛能被轻易折断一般——但被折去四肢了的野兽也安全不到哪里去,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真是见鬼。他慌忙的松开手指,好像那是一块通红的炭。高档的刀叉叮当的撞上了餐盘,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猛的打断了餐厅的喧哗。

  “……失礼了。”回过神后,他就是不用看也能感受到了周边密集的视线——天知道监管者是不是也扭过头了。

  他在一个小时前才搬入了这个庄园,尽管他知道早晚也会由于自己精神过敏而发生这样的事情,但在第一餐就如此失礼却是他意料之外的——他感觉自己的焦虑愈发激烈。

  “我就不吃了。” 奈布唰的站起来。脸色微微苍白——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艾米丽医生决定写入她的日记去。

    结果可想而知。

  若有若无的肚饿声几乎承包了奈布接下来的睡觉时间。他翻来覆去的,身下昂贵的床单与自己身上所盖的薄被都被他与他的空腹弄得一团糟。

  雇佣兵先生甚至觉得似乎贫民窟的破麻袋垫起来都比这一床东西舒适。

  ——就算雇佣兵生涯的的确确的给了他顽强的意志与体魄,老天,但也不是这么用的。

  奈布思考了几秒后便爬下了床,他有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每走一步都是轻飘飘的。

  必须要去找点吃的。奈布边想边回忆起他的弹簧手,不然明天的游戏就无法竭尽全力。

  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陈旧的木门发出了岁月的吱呀声。扣着节拍挂上奈布的神经。

走到餐厅里时,半夜的餐厅不像餐点那样的吵闹与闷热,反而还多了几分清冷。幸好现在不是正夏,不然夜里的蝉鸣也绝对能把他逼疯。奈布带着点小庆幸靠近餐桌。

  “这不是晚饭时候的那位先生,有什么事吗?”当奈布靠到庄园待客的那张长餐桌对边时,突然从身侧传来了一个带有正宗伦敦口音的声音——他刚才都没注意到那人的存在。
 
  那声音响起时尽管淹没在黑暗中,奈布也能感觉到有热风呼在他的脸旁,吓的他往后一个踉跄。

  奈布觉得自己刚才与那男人靠的一定很近,“抱歉..我...”奈布摇了摇头,企图让刚才断线短路的大脑重新运作,事实证明只是徒劳。

  奈布听见那位绅士轻笑了一声,这与他曾经遇见的笑声都不同,“没关系,  先生,还望您不要介意。”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子,里面装的是红酒。

  那位绅士点了蜡烛,但却照不清晰他的脸,顶多勾勒出了他嘴角的弧度。

  “叫我杰克,一一杰克就好。  ”

  “奈布,萨贝达。”奈布点了点头,“我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剩饭菜...之前晚餐时失礼了。”他将视线移开,不与黑暗中杰克的目光对上:任何被动形式都只能给他带来焦虑与不安。

…不对劲。尽管是道了谢,但当奈布的正脸一逃开了杰克的视线后,他的眉头便纠到了一起。
 

  到底是哪里。
 

  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当他一步步走到了另一端的餐桌后,奈布便赶紧收起刚刚沉思的表情,拉开了那张一看就十分昂贵的背椅,坐到了长桌的另一端。

  他将盖着盘子的餐盘罩掀开: 多么丰盛的一顿晚饭啊,如果能安心吃完就更好了。

  奈布将餐具默默执起,烛光映照着他的脸庞; 这的确是一个很微妙的位置。奈布悄悄的瞥了一眼对面的杰克。

  他的注意力还是在那杯香醇的红酒上吗?——不,不对。奈布暗暗的收紧了握着餐具的双手,然后低下头,佯装面对着他的食物。

  自身淹没在黑暗里也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影响,雇佣兵经受训练的器官可会不只有双眼,不然他也不会精神过敏成那个样子。

  在烛光与漆黑的交界中,奈布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那双眼睛在看着他。

评论
热度(32)
 
 
 
 
 
 
 
 
 
© Spic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