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烈日当空

食用说明x
总之就是自我意识流的丢人现场】

————————

  “当我不再能感知到他的存在时,我就明白或许是大事不妙了。  ”

  今天是比较多云的一日,不闷不热的空气却总是能让莫名其妙的人类感到烦躁。

  安迷修几乎是无意识的松开了握笔的手,伴随着啪的一声,黑色的水笔砸到了光线不亮不暗的桌面上,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后便啪嗒一声砸落在地上。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伸出手,将垂下微微挡住他视线的刘海撩上去,许久又放下手。

  刘海随着重力又回到了它原来的所处的位子,尽管伴随着细细的沙沙声,但撩起刘海后额头的清爽感的确是让安迷修内心的烦躁减去不少。

  他又扭头看了看掉落在地板上的黑笔,安迷修只好叹了口气,弯下腰将那只笔捡起来,继续写他的记录。

  “我究竟是忘记了什么呢?”

  “那种感觉...太奇怪了。

  “好像...心里缺了一块那样。”

  烦躁。安迷修的脑子里只有这个。

  夏日的太阳十分毒辣,尽管是在室内,那些热量也丝丝的通过每个缝隙钻进来,缓缓的笼罩着每寸皮肤,渗进去、扎进去。

  伴随着令人烦躁的蝉鸣,身体从内而外的发热,热气熏在身体的每一条线上——不管是哪个维度都会被热到变形。

  天。

  安迷修用剩余不多的平静将笔放回笔筒,放弃了他的日记录:他被热的烦,快要将笔砸到地上了。

  他起身便向门口走去,白色衬衫的布料摩擦作响,在安静的房子里显得格外入耳。安迷修对着窗外的太阳叹了口气,伸手握住被熏烫的门把,

  “——”

  “谁?”他猛地转过头,脑子甚至都跟不上他的身体动作,仿佛和他的精神脱离了一般一脑子里面就像是被过大的力度被甩的一塌糊涂。

  安迷修似乎都能听见他脑袋里咕噜咕噜作响的声音,发出的声音震撼着他头脑的内部,传来阵阵剧痛刺激着神经。

  不是梦,安迷修咬了咬下唇,暗暗肯定着。

  但空荡荡的房间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依旧是一片静谧。安迷修只能看见在毒辣阳光底下翻转起舞的小灰尘,打在他身上的微微热浪与时不时的一阵热风在默默的回应着他。

  真的,不是梦?

  烦躁。

  太难受了。

  多云还是多云, 但炽热的空气与阳光可不会因为这个而消减,那些云朵对他们没用。

  炙热的天气唯一能让人感到安慰的也就只有澄蓝的天空了。

  安迷修感到一粒粒的汗珠从自己的额头滑落,顺着脸颊的线一阵滑到下巴,啪嗒的落在了地板上然后被砸碎,折射着几乎看不见的光芒。

  他摇了摇头,忍着炎热拧动了门把向外走去。

  夏天总是那么的惹人讨厌,不管是多云还是烈日当空。

  当安迷修顶着外面一层一层袭来的热浪走出门时不禁为自己一时冲动的行为感到有些后悔:外面真的要比室内热太多了。

  安迷修感觉魔鬼般的炎热似乎要榨干他身上任何一个角落的水分,头发被汗打湿黏在了额头上,传来一阵闷热。

  他扭头进了一家便利店。几乎是冲到的冰柜处,刷的一下拉开了柜子:夏天的缘故使冰柜堆积的冰糕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安迷修在那些冰糕里挑挑拣拣,手心传来的清凉感让他舒爽了不少,然后眼睛一亮的拎起一袋冰糕打算付钱,又顿了顿。

  “小伙子,我的冰棍可是在保质期的!”老板笑了笑,打趣了一下安迷修。

  “啊,我就是想换一个。”安迷修有些尴尬,哈哈的干笑了两声将那袋双份冰糕放回冰柜里,转手拿起了一袋半透明系列的浆味冰棍,将钱递给老板后便恋恋不舍的走出了便利店。

  安迷修的城市能望见海,但这个炎热的天气似乎没有人会选择走在观赏用的海滨桥上。更多人在这个天气选择的还是去沙滩下水游泳,桥上根本就没多少人。

  安迷修将冰棍袋子扔掉后便漫不经心的在桥上散着步,观赏海的桥一般不会在桥上种树,只会在与桥用台阶隔开的里部种树来遮阳。

  但桥边似乎能看见更蓝的天空,这倒是有种自相矛盾的感觉。

  “啊...”安迷修眯起眼,顶着有些过于强盛的阳光辨识着冰棍棒上的字,然后有些无奈的笑笑,转了转手里的冰棍棒,“没中奖啊。  ”

  “中奖了?”雷狮将冰棍棒放入嘴里,然后咔嚓一声的咬裂。丝丝的甜味在嘴里蔓延开来。又将咬开了的冰棍棒吐出去,随手一扔。

  “无聊。”

评论
热度(6)
 
 
 
 
 
 
 
 
 
© Spic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