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饮】玛格丽特

小学生文笔】
SooT一般的感情线orz
慎入!慎入!慎入!

——————————

  气泡饮待在二楼,靠在一旁的扶手上,漫不经心的托起了自己的下巴往远处看去:派对开始之前与其说是无聊、倒不如说是非常的无聊。

  金发的Party star先生在这一段漫长的准备时间内都不怎么会被需要,香槟塔和酒水摆放都不会和他这个调饮师扯上关系。

  他眯了眯眼,刚刚楼下来的似乎是一位园艺师:围裙,帆布裤,穿着一双便于清洗的防水皮鞋,怎么看都很普通的装扮。

  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大花篮,里面装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此时他正和一位服务生说话,蓬松的头发随着他微微的点头一动一动的。

  打发打发时间或许不错,气泡饮用手指头轻轻的叩了叩木质扶手。

  “嘿!”气泡饮将两只手都伸出扶杆,他是个敢想敢做的行动派,一下子半个身子就都挂在了上面。

  他喊了一声,随着楼下那人的疑惑抬头接着说道:“现在只是准备时间,上来一起喝一杯怎么样?我也想看看你那篮子里的花草!”说着,气泡饮指了指园艺师怀里的篮子。

  听到自己的花草被重视,园艺师的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下,那张看上去安静平和的脸一下子就都是满满的笑意。

  “好啊。”他看上去很开心,眯眼笑着,抬起头回应了气泡饮的邀请。

  “……这边上来吧。”气泡饮摸了摸鼻子,然后扬了扬下佯装神气的又着腰。右手朝那边的阶梯挥了挥,像是把什么东西勾过来那样,就像是小王子冲侍从们发出“过来!”的命令。

  那人被他的这个动作逗笑了,他有些快速的登到了二楼,然后站在他面前将手背在身后、挺起胸脯,憋得有些粗声粗气的问他:“还有什么命令吗,小殿下?”

  “噗!”气泡饮没忍住,他边哈哈哈的笑着边转了个身,将背靠到了扶杆上,两边手时也搭了上去,身子微微的往园艺师的篮子那边探。 “这薄荷叶长得很漂亮嘛,是你种的?”

  “谢谢你的夸奖,”园艺师笑着耸耸肩,似乎很满足于气泡饮对他的植物的赞许,“我是药草, 在东城区那边的植物店工作。在店里主要负责照顾花草...”药草轻轻的叹了口气,侧身站到了气泡饮的旁边, “不过最近人手不够,所以我会常常过来送宴会用的植物。

  “哈,我是气泡饮,一个调饮师。看开点——”气泡饮笑着拍了拍他的背,“至少你可以天天见到我!”他顺手抄起了旁边桌子的两杯饮品,递了一杯给药草。

  “放心,”气泡饮朝他眨了眨右眼,看上去满满的少年气。看见那人有些犹豫,他将杯子递了递, “这是苏打水。”

  “谢谢,”药草这才安心的点了点头接过杯子抿一口:苏打水的气泡沙沙作响,顺着食道滑入同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爽。

  气泡饮仰头将杯子里剩余的液体一 饮而尽,“ 你这几天都会过来?”他咂了咂嘴。

  “嗯, 怎么了?”药草被这话吸引了注意力,转过视线去看了看这个调饮师,装着苏打水的杯子还抵在唇边。

  气泡饮将杯子随手放回了旁边的桌上,有些小得意的双手叉腰,倾了倾身子去对上园艺师的视线:他的礼服鞋跟似乎有点高,但这不碍事。

  “反正你和我这几天都无聊着,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在那之后心情愉悦的气泡饮正哼着小曲调制这次派对的主角。他早就听说过药草的事迹:东城区里有一个热爱植物的男孩,种出来的花草都漂亮的不得了。

  哪怕是先天缺陷的植物在他的照料下也依旧健康,没有装饰看上去都特别漂亮。

  他之前也偷偷摸摸的跑去东城区看了看这个园艺师,东城区是最早迎来日出的地方,他看见这个男孩在朝日的照耀下带着浓浓的笑意,往朵含苞待放的花献上了一吻。

  想到这气泡饮体内小小的恶作剧因子就话跃了起来,他甚至在现在和那个园艺师玩了个游戏。

  ‘如果你能给我看见最适合我的花,’气泡饮伸出手指轻轻戳了篮子里头的朵小花, ‘我就再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答应了,气泡饮往调酒器里倒入了1/3cup的冰块。

  一般第一次认识的人都会拒绝的吧,结果药草这家伙愣是答应了下来。他接着往调酒器里头加了1/ 4cup的白兰地。

  加完其他的东西后,气泡饮瞥了眼桌旁的那一叠的薄荷叶,碧绿的叶子看上去饱满而漂亮。

  他虽然有些犹豫的伸了伸手,但还是拿起几片便放进调酒器。空气里是浓浓的酒精味和药草带来的薄荷的味道。

  他开始期待园艺师先生的反应了。

  ——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在他看见药草给他的花时是他吃了一惊。

  怎么说呢。气泡饮用手指挠了挠验颊,他原本以为药草会觉得他更适合那种更浪漫主义的花的,比如郁金香或者玫瑰什么的。因为在宴会中这两种花是他最常见的,也是摆设时最常用的。

  “所以...”气泡饮扯了扯自己的七分袖,药草第二天一来就直冲冲的跑到他的面前,愣是从那堆花花草草里头抽出一朵小雏菊递给他。

  “我看上去有那么适合这种清纯流派的花吗?”气泡饮有些哭笑不得。

  “他很适合你。”药草温和的笑了笑,冲气泡饮说道。

  气泡饮被这句话噎的说不出话,看上去有些不服输的鼓了鼓脸颊,然后从药草手里刷的抽走了那朵小雏菊。他猛地转身就上了二楼,走路时礼服鞋踏的声响都像是在踏步。

  “你很喜欢?”药草三步并两步的追上气泡饮,探头去看气泡饮的脸色,却被气泡饮猛地转头猝不及防的看了个空。

  “没有!”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笑了!”

  “我没笑!”气泡饮把头扭的更偏了一些,尾音却不自觉的上扬。

  “愿赌服输!”

  “——”

  僵持了一会后,气泡饮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那样垂下头,“……真是的,”他不满的抬头对上了药草的视线,撇了撇嘴,“去把花草放好,我请你喝一杯就是了。”

  药草眨了眨眼睛,脸上依旧挂满了满满的笑意。他看上去很开心,走路时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途中还与路过的几名女佣道了问候。

  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不远处小跑去放置花草的药草还在与管家们交谈问好,或许是对花朵的高兴。气泡饮无力的叹了口气,垂下眼睛看了看手中的小雏菊。

  算了。气泡饮有些鬼使神差的将那朵小雏菊拿近,轻轻的吻了一下,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请他喝一杯也不赖。

评论(4)
热度(22)
 
 
 
 
 
 
 
 
 
© Spic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