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灰色画廊(2)

戳我看我流杰佣预警

今天也是又黄又暴又黑的清奇口味美少女快乐的一天

长篇,慢热,尽量周更

下章开始犹如假的感情线

该版庄园是内测杀猪场与公测幼儿园加上个人满脑子黑暗产物的奇妙结合物

血腥描写/死亡描写/暴力行为

————————————————

上一篇

  詹姆将双手放在了不远处电机的键盘上,那双只带有薄薄一层茧子的手转而去敲起键盘来还不能说是困难,但总归是有些障碍。不过在自己头顶的乌鸦逐渐散去时他还是松了口气。

  不远处似乎有一股十分奇特的味道:那是詹姆从没闻过的,但他能知道这股味道十分的令人反感。

  它从远处飘来,扼住詹姆的喉咙般令他窒息。分神使得詹姆指下一个错键,他面前的电机便应声炸出一串电火花,在可见的范围内劈啪作响,刺的人眼睛生疼:但这也影响不了他。好奇心使得这位先生似乎是在神游,他愣愣的盯着气味强烈的方向。

  只是看一眼,没什么大不了吧?詹姆像是被定在原地。他望向不远处,暗自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的大脑内恍惚的闪过了几个片段,杂音一瞬间吞噬了意识,这使得詹姆一阵晕眩。他慌忙扶住了身旁的电机,喘了两口气后却又盯着身旁的电机出神。

  只看一眼,就一眼。

  詹姆不知含着什么情绪微微睁大了双眼,又扭过头稍稍的扶正了口袋里头的画笔,头也不回的朝气味的源头寻去。

  而事实证明,他的嗅觉即便是常年泡在颜料的气味里也衰退不了多少。他转角拐进了一片废墟,那里的气味更加浓烈,起的一层薄雾带动了气味与詹姆的好奇心,但那甚至有些令人作呕。他安慰着自己快要寻找到真相了,便咬着牙接着撑了一会。

  他拐过一堵墙时,那里的气味实在是过于强烈,詹姆甚至有些想要干呕的欲望。但那奇特的气味却让他锁定了气味的源头:大致藏在他右边的那堵墙后。

  好了,詹姆·金格尔。詹姆轻轻地摁住他的左胸口,皮肉下的那颗心脏不知怎么开始没完没了的跳着。只看一眼,看完后就离开,然后去破译那台密码机器。

  詹姆开始一步一步的绕过右侧的那堵墙,他走的每一步都很重,心脏在脆弱的躯体里似乎要蹦出来。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自己都感觉:他十分的紧张,但又兴奋的不得了,每一步都重得像是会陷在泥土里。

  他缓缓的侧过头,向墙后望去——此时漆黑的乌鸦被詹姆纷纷惊起,它们扯着嘶哑的嗓子叫喊着,扑棱着翅膀向空中飞去:但从那些漆黑翅膀的空隙中却直直的穿入了青年惊恐的目光。

  詹姆被吓得不敢行动,他像是被黏在了地面上一样。过了许久,他才敢对着熟悉的面孔从嗓子里扯出几个嘶哑的同乌鸦无异的音节:“耶格伦?”

  芙兰妮·耶格伦,固执追求着上等生活与钱财的“流莺”,傲慢又虚荣。詹姆对同是与他前来庄园的她还是有一些印象的,而芙兰妮现在更是会让詹姆·金格尔终身难忘:

  她的喉咙被直直的划断,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恐惧。Y字型的利落剖开从胸口直至小腹,子宫被切除了抛在身旁。而芙兰妮的肠子被拖了出来,扯至她的右肩又绕到后颈,接着又在她脆弱的脖颈绕了一圈,看上去像是条诡异的项链。

  詹姆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背后却又撞上了某人,西服的触感让詹姆·金格尔暗吃一惊,但却遗憾的被一记刃击与气流的分割感击倒:他狼狈的在土地上滚了个圈,疼痛感使他的身体蜷成一团。

  “看看,”在雾气中逐渐显形又同时在消减身形的开膛手看见这幅情景不禁嗤笑了一声,他甩了甩左手那沾染了血液的五指爪刃,“是哪位尊贵的客人来了?”

  开膛手走近了刚刚倒地的詹姆,他俯下身,那眼神似乎是在看一个可悲的家伙,又或许是掺杂了其他的感情。他下一秒便将食指节的指刃直直的捅入了詹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间隙:那实在是惊险,锐利的器具毫无阻碍地穿过了泥土,停留在了它主人所惯手的一个深度,詹姆甚至只需要轻轻移动一下那两根手指便会鲜血淋漓。

  “你...你是...!”

  詹姆的脸上充斥着惊恐于绝望,那张脸上的情感居然和死去的芙兰妮有几分相似,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或是终于明白了什么。他暗自咒骂着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伤口,他或许早就可以同昨夜一样逃之夭夭!

  “我想我对于您肯定有不同的身份,让我猜猜...两个、不,或许更多一些。我想是三个。”开膛手半眯起眼睛的笑着,缓缓的转动着没入泥土的指刃,锋利的刀具已经开始递上詹姆的指侧,无数的毛细血管在被缓缓的破坏,皮肉的撕裂声听上去异常的清晰、血液甚至伴随着疼痛开始流入手掌下的泥土,开膛手十分满意的聆听着他猎物的惨叫声,“但或许您只需称呼我为‘杰克’,杰克就好。”

  杰克掐住了詹姆的脖子,不顾无用的挣扎将他摔在了就在不远处的处刑椅上,这与他的打扮风格着实有些不符,但现在也没人会在意这些了。他将含有倒刺的绳子猛地一拉便松开,那些如同绒毛般密集的倒刺便扎入詹姆·金格尔的皮肤里,两处的铁拷更是证明了挣扎的无用。詹姆只能闭上眼睛如同认命般,他只渴望快速的解决这场游戏。

  但开膛手却做出了一个让他吃惊的行为:他将右手抬了起来,那没有装备指刃的手指依个轻轻的晃动了几下,一只精瘦且羽毛异常光滑漂亮的乌鸦便落在了他的小臂上。

  “你做的很棒——好孩子。或许你应该得到一些奖励,”杰克微微的低下了头,下巴抵住了鸟类的小脑袋,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乌鸦凑上来的尖喙,他看上去假装苦苦思考了一番,左右扫视了一番后将视线落在了詹姆身上,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假样子。

  “啊......他的双眼怎么样?你应该会喜欢的,或许我也会将他的肉割成一片片的。”脸上的无法控制的笑容却已经暴露了这位演员的演技。

  詹姆的表情一瞬的凝固在了脸上,紧接着他的脸色逐渐变白,双腿开始颤抖的挣扎晃动着,他开始咒骂眼前的开膛手,他残忍,令人作呕,这辈子就应该永远的待在无尽的黑色地带: “你果然是个深入骨子里头的疯子!!!”

  “那又怎样——噢,我或许又应该改变主意了,”杰克开始异常的高兴,他的每一个单词都是颤抖的吐出,他顿了顿,割断了詹姆·金格尔往下咒骂的趋势。

  “我或许又应该一步步的撬开你的嘴,”开膛手像是欣赏着什么艺术品那样看着他左手的指刃,“——好好的问一问你到底在那里找到了什么。”他收敛起了脸上所有的笑意,甚至连一个虚假的笑容都不再舍得递出。

  “不知好歹的东西。”那双眼睛忽的一沉。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24)
 
 
 
 
 
 
 
 
 
© Spicaaaa | Powered by LOFTER